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陌生而又似曾相识的声音
    “是用苍天录打开道书和体书吗?”林若萌问道,在修炼道路上伊甸终究是她的前辈,是有经验的长者。她虽然有自己的想法,但听取一些经验之谈准没错。

     “当年筑道者在铸就巫道之后,在苍天录之中篆刻了最初的巫道。最初的巫道是最接近本源的道路,或者说就是本源之中的道路。只可惜,它因为太过于接近本源,所以修炼起来难度实在是太大了。所以后来者根据那条巫道又开辟出另外一条巫道,或者说简易版的巫道。现在所说的巫道都是后来那条简易版的巫道,因为那条道路修炼起来没有最初的巫道那么的困难。”伊甸说的同时林若萌额头闪烁了一下,苍天录便从林若萌的额头上飞出,飞到了林若萌的手上。

     “你是想要我修炼最初的巫道吗?”林若萌问道,不过心中已经有了些许的打算。

     “不是,我想你自己恐怕也不会这样想。最初的巫道非常的强大,也非常的困难。但撇开你身上的诅咒不谈,你的天赋举世无双,甚至可以说是万古唯一,你修炼这条道路没什么问题。不过,这条道路终究不是你自己探索出来的道路,而是他人的道路。”伊甸解释道。

     林若萌听到后点了点头。修炼之初修炼者讲究的是道路,而到后来,所有人都发现了一点,那就是不适合自己的道路就算修炼到达极致,也难有大成就,最好的修炼道路还是自己探索出来的最适合自己的道路。

     “你是要我观摩最初的巫道,以最初的巫道为模板,探索出我自己的道路是吗?”林若萌这时候也差不多懂了伊甸的意思,同时也认同了伊甸所说的。

     “最初的巫道虽然生涩难懂,但无论是谁都无法否认一点,那就是它是迄今为止天地间出现过的最强大的道路。观摩最初的巫道,对于我们自己在未来道路上的探索肯定会有无尽的好处的”伊甸说完之后缓缓退开。她该说的都说了,接下来就要林若萌自己去思考了。而且在继续说下去也没什么用,甚至可以害了林若萌,毕竟可以掌握林若萌命运的,只有她自己,其他人无权决定。

     林若萌见此也没有在多说什么,静静的看向苍天录,而苍天录似乎也懂了林若萌的意思。它的封面似乎是水面,泛起波澜,似乎有什么要浮出来一样。没过几秒,一个生涩难懂,但又给人一种拥有无尽奥妙的图案浮现在苍天录的封面上。

     这个团就是天地间第一个被创造出来的人造文字,同时也是天地间第一条道路“巫”。

     林若萌在看到这个字后有些伤脑筋的挠了挠头,可爱的小眉头不由得皱紧了。这个研究起来可有难度了,就一个字,一个生涩难懂的字。要不是魔道大宗师传承中有关于这个字的记忆,她还真没办法认出来。

     “先开道,在开道之时在去参悟。你现在还处在凡道之中,凡人是无法看到巫道的奥妙的。”伊甸提醒道。在凡人眼中,那个字只是一个生涩难懂的字而已。但如果踏入修炼之道,那就不一样了。

     林若萌听到后点了点头,看向放在桌子上的莲花白玉道基。她的心跳在这时候不由的加快了几分,甚至她都可以听到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这时候她的脑海之中,不由得浮现出在地球之时,她的父母将他送上火车,前往大学时候的场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这是多少父母的期望。在想到那个场景之后,她又想起林若萌两年以前的记忆。

     林若萌的父亲林霸世找到一块包含一丝主宰之位强者的参悟在其中的圣佛道基,询问林若萌是否要入道。不过,那时候的林若萌还处在林霸世的呵护之下,没有任何的危机意识,不想入道。林霸世也因为疼爱,不想强迫林若萌任何,没有强求什么。

     “父亲,以前是我不懂事,现在我懂事了。”林若萌轻声自语道。

     语毕,她便拿起莲花白玉,被她拿起的莲花白玉也在这时候化为白烟,缠绕在她的身旁。

     刹那之间,林若萌似乎看到,自己处在一个无比黑暗的深渊之中,而自己的身体被无穷无尽的漆黑锁链给锁住了。抬头望去,可以看到一只至恶的蛟龙,饥肠辘辘的看着自己。这时候一缕圣洁的白烟从她身上浮现,但是在浮现的瞬间,无穷无尽的邪恶从深渊更加黑暗之处喷涌而出。几乎就是在一瞬间,那一缕圣洁的白烟被无尽的邪恶所吞噬。

     而在那一缕白烟被无尽的邪恶吞噬的瞬间,林若萌手上还未化为白烟的莲花白玉道基“砰!”的一声,化为碎片飘落,消失的荡然无存。

     莲花白玉破碎的瞬间,林若萌也一下子惊醒过来,满脸的看着手上剩下的一些莲花白玉道基的残骸,一下子失去了主意。

     伊甸在看到这一幕后眼角跳了一下,她现在可算是知道林若萌是有多么的逆天了,她现在也可算是知道林若萌为什么会得到那么多无上存在的关注了。

     就在林若萌失去主意的时候,天地间突然变得躁动起来。明明没有什么声音,也没有什么动静,但却让人坐立不安,似乎有什么灾难即将发生一样。就像是地震之前逃窜的小动物一般,想逃,不知道往哪里逃,想坐下来,但那种感觉却像一把利剑,抵在他们的身上。

     “似乎你遇到了一点小麻烦。”

     就在这时候,一个陌生但又似曾相识的声音从林若萌的身后传来。那个声音非常的幼嫩,似乎只是还处于纯真的童年之中的小女孩发出的,幼嫩,纯真,美好。但是,这看似幼嫩的声音之中却隐藏着无穷无尽的疯狂,似乎说出这句话的人是一个没有理性的疯子,是一个只想毁灭一切的狂徒!

     林若萌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全身的汗毛肃立,心跳也剧烈的跳动起来,她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不断撞击着自己的胸前,似乎要撞破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