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殒命
    “翟缙,翟镇抚,你可让老夫好等啊。”待黑影飞奔到城门下站稳身形时,城楼上的男人缓缓开了口,他的声音宏亮、中气十足。

     城楼下黑影环视了一圈四周,既未动也未接腔。

     “老夫深知所设陷阱必定无法困住武功高强的翟镇抚,所以只好在此恭候,好在你总算如期而至,没让老夫失望。”

     男人等了一会儿,见对方还是没有与之对话的意思,他抬手向后一招,黑暗处立即就有一个黑衣人推搡出一个双手被反缚着的女子。火光照应之下,女子颈项之上套着一根绳索,嘴里被布条死死堵住,大雨淋湿的长发凌乱地散贴在脸颊两旁,一身湿衣狼狈的紧紧裹贴着她玲珑的身段,女子在黑衣人的手下无力的扭摆挣扎了几下,当她眼睛接触到城楼下那个黑影时,她开始拼命摇头,喉咙里不断发出声声警示的呜鸣。而城楼下的黑影看到女子的第一眼时也是身躯一震,脚下不由自主地向前迈了两步。

     “翟镇抚,是你的命重要,还是她的命重要?哈哈哈!”城楼上男人阴仄仄的笑声让四周的人听闻之后,身体都忍不住在冰凉的湿衣下打了个寒战。

     “放了她,我的命就是你的。”黑影男子终于说话了,他把手里的弯刀缓缓插回腰间挂着的刀鞘里,然后摊开双手朝着城楼上的男人大喝一声:“来吧,来取我的命!”就在这时,一个惊雷在他头顶上空炸响,巨大的声音瞬时淹没了他的呐喊。城楼上的女子还在拼命摇头,却已显得无力,眼泪合着雨水盈满她的眼眶,当看到男子刀归鞘时,她绝望地低下了头。

     “好!翟镇抚果然是个有情有义的好汉。”夸赞的余音还未消散,城楼上的男人立刻又换了另一种语调:“来人,给我拿下逆贼。”

     “先放了她。”男子一手指着城楼上的女子,一手又放回到腰间的刀柄之上,厉声喝道。

     “你没得选!从你踏进京城想接走这个女子开始,你还有选择的余地吗?你已经被一个女子乱了心智,明知东边城楼无人值守是个陷阱,你还是心甘情愿跳进来,明知在老夫的天罗地网之下你只能自保,而根本不可能救出此女子,你还是要拼死来见她。现下......”城楼上的男人双手环扫一圈四周后冷冷地接着说:“铜墙铁壁之下,你自身难保,何苦再去逞强而连累到自己心爱的女子多受皮肉之苦。翟镇抚是聪明人,理应知道她的命是去是留得取决于皇上的旨意,你不妨赌上一把,或许可以拿你自己的命换来她的生呢。”

     闻听此言,男子的眼光久久停留在城楼女子身上。的确,现在的形势下他要拼死杀出重围或许还是有一丝希望,但是要想救下女子却是万万不能。女子此刻也望着他,她的眼里全是祈求,男子知道她是在祈求自己离开,但是她都能为自己枉顾性命,自己又怎能弃她不顾而一走了之?想到这里,男子垂下双手,朝女子极尽温柔地微微一笑,淡然说了句:“别害怕,我会一直陪着你!”

     城楼上的男人手一挥,城楼下两端的黑衣人一拥而上把男子摁倒在地,同时几把弯刀也架在了他的脖颈之上。

     “哈哈,翟镇抚啊翟镇抚,早知今日的下场,你又何必当初要跟皇上作对,与我抗衡呢?”男人伴着话音右手做刀状往下一劈:“杀了!”

     男人身旁的黑衣人得令,像拎小鸡一样把身边的女子轻轻提起,甩手就从城楼之上毫不犹豫地扔了出去。

     城楼下,男子见状一声撕心裂肺地呐喊:“楚佩!”然后挣扎着就想挺起身子去接,可无奈被几个黑衣大汉死死压住,他不死心,继续奋力反抗,因为身体的剧烈晃动,颈项之上的刀刃也划破了他的肌肤,鲜血刚涌了出来,就被雨水冲散,接着又是一股,男子似乎感觉不到疼痛,他只想拼死挣脱这帮压制着他的人。

     放眼望去,女子却并未摔到地上,比这更惨,她被颈项上的那根绳索死死勒着脖子吊在城墙之上,似乎都还没来得及蹬一下腿就毫无声息地贴着城墙一动不动了。

     “啊!!!”男子发出一声愤怒地呐喊,双臂奋力一挥使出全身力气甩开抓着他手臂的两个黑衣人就想立起身子:“纪纲,我要杀了你!”

     “下辈子吧。”城楼上的男人阴森地命令道:“给我杀了!”

     所有的黑衣人都涌向男子,所有的弯刀都向他的身体砍了下去,就在男子感觉到凉薄的刀刃已贴到他的额头之时,一声震耳欲聋的惊雷仿佛就在他的头皮上炸响,四周的风声、雨声、厮杀声一瞬间全都消失了,男子只看到一团蓝光打在正要砍到他眼前的弯刀上,蓝光从刀柄急急滚下,裹袭着刀面的银光直逼刀尖,最后随刀尖一同狠狠打到他的额头之上......

     ======================================================

     公元二零一三年七月

     载着兰郁的出租车在山道上七拐八绕了半个多小时后终于在一扇大铁门前停了下来,付了钱从车后座走下来,兰郁才彻底地舒了口气,悬掉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她这样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深更半夜打车来到这僻静的山里,是很容易让坏人有机可乘的。毕竟今天的新闻头条就是一个大学女生被弃尸荒野,这多少让兰郁一路上感到有些心悸。

     站在大铁门前,兰郁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时针刚过十二点,她叹了口气,紧赶慢赶还是晚了,没能在十二点前赶到这个山间别墅,兰郁确定米筱筱会很生气,之前她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在十二点以前赶来,今晚米筱筱要向她的朋友圈正式推出她的新任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