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交流
    男子拿起之前看过的相框向兰郁走来,他走一步,兰郁向后退一步,就差嘴里惊呼:你不要过来,千万别靠近我。男子似乎也注意到兰郁的胆怯,他站住脚步手指相框问道:“这画像为何如此逼真?他们的装束为何如此怪异?”

     兰郁瞟了眼相框,照片是米筱筱一家在海边拍的,米筱筱父亲上身一件白色T恤,下身一条牛仔裤;她母亲比较简单,一条简洁淡雅的碎花连衣裙,米筱筱本人上身一件露脐灰色吊带,下身一条超短牛仔裤。

     他们的装束怪异,不是吧?这算是时尚前卫的米筱筱比较正常的穿着了。兰郁撇撇嘴本想解释一番,但旋即想到要是跟精神不正常的人说得清楚,岂不是自己更神经。于是索性闭嘴等男子的下一个问题。谁知男子的眼神不依不饶地等着。

     “衣服......衣服还正常咯,海边热嘛,自然穿得少了点。”兰郁讪讪地笑,“照片逼真?那是......那是相机好,像素高吧。”

     这下男子的神情更困惑了,他把相框“啪”地扣在茶几上,在兰郁还没反应的过来之时,一个箭步跨到她面前厉声喝问道:“你们究竟是何许人?把我掳到此处是何居心?”

     兰郁见男子开始发怒脚下就想逃,刚转身就被男子从后一把抓住浴袍,男子再一用力,腰上随便束了一下的腰带松脱了,转眼浴袍就轻轻松松到了男子手里。而兰郁只着一条小内裤的身体也在男子面前暴露得一览无余。

     这个变故让两个没有丝毫心理准备的人大惊失色,兰郁发出一声惨叫,两只手上下半天都不知该遮挡哪部分,最后干脆蹲下把身体蜷缩成一团。男子明显也吓了一跳,他只瞟了兰郁一眼就红着脸扭头移开了视线。

     房间里就出现了这么奇特的一幕--两个人倒在地上,一人端坐在沙发上,一人赤身裸体的蹲着,一人上身半裸的杵着--很长的时间里,这些人就这样安静地保持着他们怪异滑稽的姿势。

     兰郁等了会儿见男子那边没有一点动静,悄悄抬起头就看见男子比她还尴尬的模样。妈的,扯了本小姐的衣服,你还在那儿装纯。兰郁本来想破口大骂,但想着骂了的后果有可能再变回米筱筱的模样,或者更惨。于是忍了又忍,最后只是恼羞地说了句:“能把你手里的衣服还给我吗?”

     男子这才恍然大悟似得,赶紧把衣服甩到兰郁面前,然后一叠连声地说了三声得罪。

     兰郁迅速把浴袍又穿回身上,这次她学聪明了,狠狠地把腰带打了个死结。从来没这么丢脸过,兰郁越想越生气,死就死吧!她怒气冲冲地冲到男子面前一阵连珠炮地开火了。

     “咱们来痛快的,你要干嘛你说,啊?”

     “在下......”可能因为兰郁的气势突然太过强大,男子反而说不出了话。

     “你要怎么才肯放开我这几个姐妹,啊?”兰郁借着势头开始咄咄逼人:“是,是我们的车跟你发生了亲密接触,可那也是你主动飞扑过来的啊,我们也没弃你不顾是不是?我们完全可以把你丢在原地,让你自生自灭对不对?但我们还是很善良的救了你,是,我们是没送你上医院,但那是我们的错吗?大雨把路冲断了,我们也回不了家了。这是我们的错吗?啊?是老天爷不想让你上医院,可我们即使违背着天意也还是把你救了,你看你看......”

     兰郁说得兴起,她用手指了指男子的脖子,然后又转到他身后指着他肩背上的纱布说,“你瞧瞧,你瞧瞧,不是我给你上药包扎,你现在能生龙活虎地站在我面前威胁欺负我吗?”

     兰郁又绕到男子面前,一手叉腰一手点着男子的胸唾沫四射地吼:“你小子不感恩就算了,居然还敢脱光我的衣服,卑鄙、无耻、下流!”

     “是姑娘给在下疗的伤?”男子看兰郁的眼神有了丝温柔。

     “是啊。”

     “多谢!”男子双手抱拳在胸。

     这个动作在古装电影里出现很自然,但此刻却把兰郁唬得一愣一愣。看着对方披头散发地做着这个可笑动作,她忽地想起对方有病啊,自己在干嘛?居然在声讨他,万一他突然病情发作咋办?咦,兰郁懊恼地把眼睛一闭,再睁开的时候脸上已经换了另一幅表情。

     “是不是很感动啊?嗨,不用谢的啦,真感激我的话,就麻烦你把我那几个好朋友放了,好不好?”兰郁眯起眼翘着嘴在脸上摆出一个讨好卖乖的假笑,心里却不停地嘀咕,先让那仨得自由,人多力量大才好对付你。

     “这......”男子有点犹豫。

     “这什么啊,你看你多厉害啊,弹指间就能把我们定住,我们四个人加起来也不是你的对手啊。你先把她们放开,假如她们不听话了,你又再施魔法让她们不动就是了。”

     男子看了米筱筱和地上的苏依娇一眼后摇了摇头:“不可。”

     “为何?”兰郁学着他的腔调问,她就不明白,为什么对方肯放开自己,却偏偏不放她们几个。

     “这几人,男不男女不女、人不人鬼不鬼,在没有摸清尔等底细之前,在下是绝不会做出放开他们这等愚蠢之事的。”

     兰郁这下彻底傻眼了,她的笑僵在脸上,木讷地问:“那我呢?”

     “你很好。”

     兰郁有点哭笑不得,她实在搞不清为什么那三个人就男不男女不女,人不人鬼不鬼,而自己在对方眼中却很好。

     “那好吧。你想摸清我们的什么底细呢?只要你答应问完之后放了我的三位朋友,我一定知无不言毫无保留。”兰郁妥协,无可奈何地说,“但在这之前,你能不能看在我救你的份上,先告诉我你是谁?”

     “在下锦衣卫镇抚翟缙。”男子头一低,再次双手抱拳,严肃认真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