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怪异
    “还没,还没。”兰郁两手在胸前拼命摆晃,对自己惊慌失措引起的误会感到抱歉。

     “你要吓死我啊,”米筱筱恨了她一眼,用手拍拍胸口转身又准备打燃火,嘴里抱怨地问道:“那你叫个什么?”

     “这个人......这个人......他是男的。”

     兰郁的回答让全车人的目光都聚焦到这个人身上,米筱筱拉了手刹也翻出自己的手机打出手电光照到此人脸上,刚才几人的手机用的时间长又淋了雨,这会儿的光显得很暗淡。

     “你们看......”兰郁用手拂开男子头上的长发,一张清秀俊朗的男人脸庞显现出来,粗黑浓密的眉毛,高挺有型的鼻梁,饱满丰润的双唇,眼睛因为紧闭看不出大小,但已不影响众人对他是个男人的判断。

     “还真是个男人呢。”

     “不仅是个男人,还是个俊俏的男人。”

     “可他的头发为什么这么长?”

     “戴着假发?”

     兰郁伸手拽了拽,又仔细看了看发根:“真发。”

     “不可能,哪个男人会留这么长的头发。”

     “摸摸他下面,检验一下有没有那玩意儿就清楚了。”

     “谁摸?”

     “胖子摸。”

     “不不不,我才不摸。”魏寒嫌恶地说。

     话音未落就见米筱筱从座位上支起身,隔着衣物把手伸到男子的裆下很是费劲的一阵乱掏。

     “怎样?”众人齐齐地问。

     “货真价实的男人。”米筱筱抽出手跌坐回座椅,她的手电光在男子的衣服上来回扫动,“你们不觉得这个人的着装很古怪吗?”

     因为男子一身又黑又湿,再加上大家至始至终都心慌意乱,所以刚才的注意力根本没在此人的衣服上,现在随着手电光从上到下、从里到外仔细看了一遍后,所有人倒抽一口凉气,这人的着装不是古怪,是太古怪。

     男子的确穿着裙子,不过看起来更像长袍,只是被腰间一根紧束的腰带一分为二,被他们误会成裙子的东西却是一件披风。更离奇的是,男子披风下的后腰上还挂着一把刀,刚才把他拖拉上车时,正巧刀顺着横在了三人座椅的椅背下方。男子被弄上了车,坐到他一左一右的兰郁和苏依娇虽觉得后座很拥挤,却一时半会儿没发现有什么不妥。

     “这是一身什么装扮啊?”

     “古装?!”

     “戏服?”

     兰郁本想从刀鞘里抽出刀来验验真伪,但碍于空间太小无法施展。

     “会不会是僵尸?”

     魏寒抛出的这句话把三个女生着实吓了一跳。兰郁和苏依娇更是赶紧侧身紧贴车门想离男子远点,可没想失去这两人身体的依靠,男子身体缓缓向苏依娇这方斜倒过去,重重地扑入她的怀里。

     苏依娇慌忙用手去推,这时车窗外又是一道闪电划过,男子苍白的脸,还有脖颈上一道皮肉翻飞的伤口清晰又恐怖地映在她眼前,和着雷声,苏依娇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啊--”然后紧闭双眼胡乱推打着男子的身体,“拉开他,快拉开他呀!”这堪比鬼电影里的惊悚情景使苏依娇全身发抖,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兰郁胆子比较大,看苏依娇吓成那样,只好拽着男子的衣服把他拖向自己这方。

     “他......他的脖子要断了。”苏依娇一手蒙眼一手乱点着男子说。

     米筱筱的手电光移了过去,的确有道很长很深的伤口,可能被雨水冲洗浸泡的时间过长,皮肉有些发白翻肿。兰郁凑近仔细观察后说:“没有伤到颈动脉,还有细密的血珠向外渗出,刚才流的血可能被雨水冲淡所以我们没发现他受了外伤,”兰郁又把手指按上去:“脉象比刚才弱了点,我们赶快走吧,别再耽搁时间了。”

     米筱筱没说话,转身发动车子向山下驶去。

     “他是人是鬼啊?”苏依娇紧紧缩在座椅角落里颤抖地问。

     “肯定是人,你有见过鬼流鲜血晕过去的吗?”兰郁安抚道。

     “他为什么这身装束?”

     “不知道,或许他刚从一个化装晚会上出来,半道被雷击中,然后刚巧摔落在我们的车头。筱筱,这山上还有其他的别墅吗?”

     “有。”

     “你看,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这个别墅在开生日舞会,那个别墅在开化装舞会。所以大家别再疑神疑鬼了。”兰郁故作镇定地说。

     “靠,那这装也化得太他妈神了,假发都生了根。”好久没发音的魏寒在前座冷不丁地冒了这么一句出来。这话让兰郁也沉默了,她刚才看的清清楚楚,那头发千真万确是长在这个男子头上。现在时尚男人留长发了?或者这是个标新立异的艺术家?

     雨似乎小了点,能见度的提高让米筱筱的车速加快了不少,不久她的车就驶出了山道,但是这还在城外,离所知最近的医院还很远,因为夜深又下大雨的关系,路上看不到其他车辆,米筱筱再次提升了车速,一路风驰电掣地向城里驶去。

     眼见着就要进城了,刚拐了个弯米筱筱却来了个急刹,她掌着方向盘伸着头盯着前方路面看了半天,才很沮丧无奈地告知了一个坏消息:“前面塌方落下很多大石,我们过不去了。”

     几个人又下车看了遍,发现她们根本挪不开那几个挡道的巨大石头,车和人就这么无情的被挡在了道路这端。

     “怎么办?”

     “我们不可能在车上坐到天亮,然后再等着道路畅通。”

     “我现在又冷又饿。”苏依娇可怜兮兮地说。

     “即使我们能等,车里这个奇装异服的男人不知能不能等。”

     “反方向行驶到哪儿?”兰郁是个路痴。

     “上高速,到另外的城市。”

     米筱筱咬了咬下嘴唇果断地说:“上车。”

     “去哪儿?另外的城市?”

     “离这儿不远有我家空置的一个别墅,我们先到那儿安顿下来再想办法。”

     似乎也只能这样了,只是这个来路不明的男人不知能否撑到她们想出办法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