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初识
    当兰郁走下楼梯时,眼前的情景让她大吃一惊。

     魏寒和苏依娇两人倒在地毯上,米筱筱却是硬挺挺地坐在单人沙发上像尊雕像,三个人都是莫名其妙的一动不动。而那个刚才还一直昏迷不醒的男子,依旧穿着那条白绫长裤,赤裸着上身站在米筱筱面前,一只手却在犹犹豫豫地抚摸她的头发。

     “你在做什么?”随着兰郁的质问,男子转过头望向她,披头散发的脸上是一片茫然和不解。

     兰郁突然意识到危险,一声尖叫后就想反身往楼上跑。可她还没迈出一步,男子就已神奇地出现在她身旁。兰郁又想叫,却发现自己怎么都发不出声音,她的嘴根本张不开,喉咙和鼻孔里连哼哼唧唧的声音也一并发不出来。兰郁心里吃惊,脚下又想逃,却悲哀惊恐地发现,她的手和脚也同样动不了,她的整个身体以一个奇怪的姿势,仿佛被施了魔法般定成了一根石柱。

     只是,兰郁的眼珠还在转动,万幸她还能看。她看到男子围着她的身体转了个圈,讶异的眼神看了看她又望向另外三人,再回过头来时,脸上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

     兰郁对他眨巴了一下眼,表示有话想说。但男子不再理会她,一个人在客厅里转悠起来,他看看这样又摸摸那样,当看到沙发旁的一个相框时,他拿了起来,那里面镶嵌着一张米筱筱家的全家福照片,男子把相框拿到米筱筱面前比对了一会儿,眼里满是惊奇。

     兰郁看到米筱筱的眼珠随着男子的身形转了转,感情她和自己一样,能看不能说,能思想却不能动弹。可这是为什么呢?什么样的法术这么厉害,可以把人整成这个情形。

     男子沉思了一会儿把相框放回原处,又开始观察房间的其他角落,当他走到电视墙前面时,电视机的荧光屏上映出他的模样,男子摸了摸他脖颈处的纱布,又扭着头伸手去摸了下肩背上的伤口,然后他的眼神游移在兰郁和米筱筱之间半天,最后向兰郁走了过来。

     “姑娘如若不发出尖叫,在下可让你言说。”男子面色威严,说话字正腔圆,声音低沉沙哑,只是说出的话音调有点怪,听不出是哪个地方的口音,但是也能让兰郁听得顺畅。

     兰郁是想点头来的,但她忘了她的头动不了,于是紧急改为眨眼,她心里窃喜,只要你肯让我说话,我一定要凭着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让你放了我。

     只见男子的手指轻触了一下兰郁的颈下,就收了回去,兰郁并没感觉到有什么异样,但试着发了发音,果然能说话了。兰郁立刻浮现出武打书里的一些情景,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点穴?

     “我还不逃,能不能再让我动?”看男子盯着她无动于衷,兰郁又说:“你看,我答应你不尖叫就没叫,现在我答应你不逃,也会说到做到。何况,你认为我能逃出你的手掌心吗?”

     男子看了看兰郁,然后在她后背一拍,兰郁就一个不稳向前踉跄了两步。

     “他们怎样?”自己得到了解放,兰郁下一步就想去解救三个好朋友。

     “无碍,死不了。”男子淡淡地回。

     房间里一瞬的寂静,然后两人同时发出一个问题,意思大体相同,问话方式却不一样,兰郁问的是“你是谁?”男子问的是:“姑娘是何人?”

     “我叫兰郁,她们爱叫我小名芋儿。那么你呢?”

     要说真话。兰郁告诫自己,眼前的情势下,唯有用真诚来打动此人。不过兰郁被男子的问话给呛了一下。但是男人没搭理兰郁的问题,自顾自又问出一个问题:“此处是何地?”

     “米筱筱家的别墅。”

     “米筱筱?别墅?”男子皱了皱眉,他好像对这两个词无法理解。

     兰郁动了一下脚,试探着问:“我能过去看看我的几位朋友吗?”

     男子没有回答,只是在那儿兀自沉思。兰郁趁机跑到三个朋友身边,她嘴里逐个呼喊着几人:“胖子,阿娇,筱筱......胖子胖子醒醒,阿娇......”

     兰郁发现苏依娇和魏寒跟她刚才的情形不同,他们两人眼睛是闭着的,好像在沉睡,也像死了。兰郁赶紧把手放在他们的鼻子下探了探,感觉到两人都有均匀的呼吸后,她放弃了叫醒他们的念头,又转向米筱筱。

     米筱筱的眼睛里全是惊恐,两个眼珠子瞪得都要滚出来了,看着兰郁完好无损的来到自己身边,她好似看到了救星和希望,眼睛一个劲地眨巴。

     “不着急,我会救你的哈,没事的没事的。”兰郁嘴上轻声安慰着,手底下也没闲着,她学着刚才男子的样子在米筱筱的后颈后背一阵乱点乱拍,但费了半天劲,米筱筱还是一动不动保持着原样。

     “你能把她们也解开吗?”兰郁最后放弃了自己的愚蠢行为,选择向男子讨饶,要是这样在一个人的身上乱点乱打一通就能使人定住不说话,那她们平时相互间的嘻哈打闹总有一次会造成这样的情况,肯定不是这样,男子一定有什么门路是她们不懂的,比如男子有武打书里描述的内力。

     “求你放开她们好吗?我保证她们跟我一样不会伤害你的。”兰郁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想的是,我们哪敢伤你,你不害我们,就阿弥陀佛了。

     “姑娘回答完在下的问题,在下自然不会加害她们。”

     姑娘、在下、此处、何人、何地?现在还有人这么说话的吗?再加上男子之前的怪异装束,兰郁开始认定面前这个人肯定精神不正常。于是她寻思着说话尽量小心谨慎,以免刺激到对方,给自己和朋友们带来不必要的伤害。

     “这些是何物?”男子指着屋子里的摆设一脸好奇地问。

     “家......家具。”兰郁在心底思量着合适的措辞,面上却是不动声色观察着男子的反应,这个答案好像并没有给男子解惑,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兰郁为难了,他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答案才能满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