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逝者如斯夫(1)
    霍别然陪着简宁在她家一直待到晚上,甚至还帮她妈洗了脚。简宁妈最近一直浑浑噩噩,精神好的时候就一直念着她爸爸的名字,甚至以发展到后来家里吃饭都要多摆着一副碗筷。霍别然帮她洗完脚擦干净又把她抱到床上掖好被子,简宁她妈从头到尾都把霍别然当成了简建国。

     “建国啊,我这病是好不了了,你以后可得看着我们家闺女啊。你看她还那么小,一定要让她好好读书,你之前不是非要让她考北大么,照我说啊,我们家闺女脾气虽然差了点,但学问好啊,你说是不是?”

     霍别然刚开始还不习惯,这几天听多了也就配合他们一起演,“恩,是的。你闺女人长得漂亮学问又好。”

     “什么我闺女?不是你生的?”

     唠唠叨叨说了会话,到底还是精神气都不足了,就睡过去了。

     霍别然这才出来,简宁正在厨房熬着药,他走进来从背后环着她的腰抱着她,“别动,让我靠一会。”

     “我妈又把你当成我爸了?”

     “嗯,你妈对你爸真痴情。”

     “嗯,那年代的人都比现在的人专一。”

     “你是在说我不专一?”

     “你专一泡妞,也挺专一的。”

     “宁宁,你这账到底要记到什么时候?”霍别然把简宁转过身来落到自己怀里。

     “别闹了,药好了。”简宁没搭理他的话茬,把药罐里的药倒出来凉在碗里。这是上次霍别然他妈介绍的老中医开的药,这位老中医倒也还实诚,没有说些药到病除治癌圣手的话,只开了些调理的药,中和一下止痛药还有一些刺激性药物对身体的伤害。这熬中药的活儿简宁也不想假手他人,每天熬一次分成三碗,第二天热好了给她妈喝。简宁看着这药都知道还是以温补为主。圣手回春什么的,毕竟只是那万分之一的传说。

     “今天我妈又开始咳血了。”

     “明天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黄护士说她已经问过医生了,说这是正常现象。估计明天要加点药了。”简宁说着说着才发现已经很晚了。

     “你怎么还不回去?”

     霍别然看了看表,“我明天一大早就要去西市,现在回去又要吵醒爸妈,早上走的时候又要吵一次。我在这随便凑合睡几个小时就行了。”

     “你明天很早就走?”

     “嗯,四五点就要出发,8点就要赶到现场,明天有个会要开。”

     简宁看着霍别然,这段时间他基本上都是两边跑,要说不累人是假的。她顿了顿,“客房都是两个护士在住,只有我爸妈之前的主卧没人,但一直没打扫,你要是没意见,那就住我的房间吧。”

     “没关系,要不我就在客厅凑合一晚也行。”

     “真的?”

     “真的。免得吵醒你。我明儿一早就走了。”

     “算了吧,你就装吧你。”

     “宁宁,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好了,好了,是我小人之心了行不?我邀请你去我房间睡,行了吧?”

     霍别然是真没起那个心,他被简宁之前那包养的话伤到了,他是打定主意她如果对自己不改变看法,他是绝对不会再越雷池一步的。所以虽然他最后还是进了房间,主要还是客厅太冷了,两个人躺在一张床上,他也只是抱着简宁,什么也没做。

     “我记得以前这床挺大的啊。”他躺在这张粉红色的床上,旧时的回忆跟现实重叠,陡然发现为什么躺在床上的感觉差距那么大。

     简宁憋不住笑了,“你还记得你躺在这张床上的时候多大吗?像个小萝卜头一样,你读初中那会,我比你高了这么多!”简宁伸出手比划了一下,强调了一下两个人当年的差距。

     “那你现在要不要比一比?”霍别然正好把简宁搂在怀里,完完全全可以包住她,下巴隔在她的头顶上。

     “你无不无聊?有你这么比的吗?”

     “那你还提我小时候?那时候不是还没开始发育吗?你以为你发育得很早?初二才来月经,刚来的时候高兴得跟考试得了一百一样。”

     “哈哈哈,对对对。哎呀,我那时候怎么那么傻呀,霍别然你还记得不,我还偷过班上女生的卫生巾,就想看看那东西长啥样,怎么人家都有我没有啊,哎,急死我了。”

     “你还把红墨水滴在卫生巾上。”

     “呀,你连这都记得。”

     ……

     两个人絮叨了一晚上,都是些陈年旧事,但是聊性很浓,简宁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不再跟他冷言冷语,时光又好像回到了两小无猜的小时候。霍别然在黑暗里紧紧抱着简宁,一边说着,一边在心底感谢上苍,他的简宁终于又回来了。

     结果当然是没睡好,霍别然迷糊了一会,就悄悄爬起来,穿好衣服,小心翼翼地吻了简宁的额头,然后才依依不舍地开门出去了。

     霍别然知道,他跟简宁的关系进入一个微妙而又脆弱的阶段,他们有那么多的回忆,彼此却只能小心翼翼的提起那些无关痛痒的片段,却对刻骨铭心的部分只字未提。他们中间隔着那些人事已非烟花易冷的杯葛,她却一笔带过,这样的简宁不过只是把他当成了下一个杜益民或者吴秋明。而这,并不是霍别然要的。他要的从来不只是被需要,被感动,而是让她彻彻底底重新爱上他。

     这样的日子忙碌而又带着点轻微的幸福感,像是撒在曲奇饼上的巧克力粒,又像是生活中那些微不足道的小确幸。无论在西市忙到再晚,他都想回去看看,哪怕只是说说话,或者陪着她一起熬药,帮黄姨翻翻身洗洗脚。他默默地做着这些事情,累到极处的时候,他甚至不用沾着枕头都能睡着,可是只要简宁给他打个电话,叮嘱他如果太忙就不要赶回滨江的时候,他又觉得自己浑身都是劲儿。

     在此期间,最先妥协的是霍别然的妈妈。一开始,他妈是把这事儿分的很清楚的,帮助归帮助,但真的要接受简宁即将成为她家媳妇儿这个事实,那是两码事。她自认为自己是可以拎得清的,但事实上却并非如此。

     刚开始她知道霍别然把简家的房子买下的时候,很是发了一顿脾气,“帮人归帮人,但也不是这种帮法啊,你把这房子买了是个什么意思?挣了钱可不是这样花的啊!”霍别然油盐不进,轻描淡写地就把她堵得哑口无言,“妈,现在她妈离咱们家住得也近,有时候我不在家,你也帮忙照应着。”气得她跳脚,可也无可奈何。

     本来他妈就觉得简宁这孩子是真不错,黄曼丽也是真可怜,更何况两家也不是没有交情,就算她儿子没那个心,她也是会该帮的都会帮,可如今自己儿子对人有着那层心思,她就觉得心里膈应得慌。当母亲的谁不想要个好媳妇呢,就算别的差点,但至少没婚史啊。她不觉得自己这个要求有多过分,有时候白天去看黄曼丽的时候,言语之间就忍不住想刺探几句。

     简宁妈倒什么也没提,时不时就拿以前的那些事翻来覆去的说,到了后来就更离谱,整个就活回去了,“宁宁,你叫小霍来家里做作业啊。”“宁宁,刘姨来了,别玩了,叫你爸爸下楼吃饭。”霍别然他妈在旁看着心里真是五味杂陈,再回头看着简宁从容的应对,更觉得一种没来由的心酸。

     其实,真的,如果这孩子没结婚该多好?她是真的心疼这孩子啊,年纪轻轻死了爸爸,现在她妈妈又这样,换任何一个人看着都会心疼。这种心疼就好像一剂软化剂慢慢地在消弭她心中那条泾渭分明的线和准则。

     “你看你儿子车停在家里,人又不见了。”当妈的心事繁杂能说的对象也只得是自己身边的那个老伴儿。

     “这孩子有心,又有毅力,我觉得挺好。”霍别然他爸却有不一样的看法。

     “他要去当这火山孝子,我也没反对啊。可赶明儿他再给你领回一媳妇,你怎么办?”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我觉得宁宁挺好。”

     “我说老霍,你这是昏了头还是怎么了?你知不知道你儿子找了个有夫之妇啊!这是原则问题!”

     “人不是离婚了么?”

     “离婚?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儿?嗯?你敢说人还没离婚的时候他没跟人在一起?你真要别人戳着你脊梁骨说这些有的没的闲话?”

     “刘素贞同志,这个我可要批评你了。这众口铄金人云亦云的事情你能控制得了么?再说了,看问题不能看表面,这事儿要真的较起真来,那我们儿子还在前面呢,那后来那个男的是不是也算道德有问题呢?”

     “你这不是狡辩吗?”

     “不管是不是狡辩,不了解情况就不要随意下判断,不要把自己的素质拉得那么低,跟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混为一谈。”

     “行,你明真相,那你把真相给我说道说道。”

     “真相啊,就是那是人家年轻人的事情,我们当老的管不了。”

     “你这是什么态度?敢情那不是你儿子?”

     “我儿子?就是因为是我儿子我才懒得管呢,要人家简建国还在,人家还看不上我儿子呢。”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儿子年轻时候犯浑干下的错事。”

     “啊?你是怎么知道的?为什么我不知道?”

     “你以为我就什么都不做看着他在那瞎折腾?我要不调查清楚我能跟你一样就在那胡乱发表意见?”

     “那你调查出什么来了?”

     “你知道宁宁为什么离婚?”

     “肯定得离啊,你看她妈病了这么多天,那男的出现过没有?面都没露一个,我要是宁宁她妈,我也得让她把这婚给离了。”

     “那你说人家为什么没出现?”

     “人品太差,薄情寡义,指不定在外面搞三捻四的。”

     “你们这些老太婆就是爱犯这种先入为主的错误。”

     “那你说呗,我听着。”

     “你家儿子当年喝醉酒犯了浑又不负责任,宁宁这姑娘又硬气,硬是气都不吭一声,怀孕了自己不知道,结果大出血送去医院,才知道是宫外孕。鬼门关里走一遭,结果,哎,结果就切了半边输卵管。”

     “啊?什么时候的事儿?”

     “06年。当年我就说着这小子怎么一声不吭就去了上海。”

     “这,这,这,这太过分了吧。”

     “后来是简宁她妈逼着简宁去相亲非得让她把婚结了,你说这老人心是好的,就跟你一样,一天催着他给你娶媳妇,要真哪天为了应付你随便带回来一个,这往后的日子可就热闹了。”

     “简宁她妈给你说的?”

     “不然呢?我又不是FBI,我能打听得那么清楚?”

     “她怎么不跟我说?”

     “你成天在她面前东扯一句西扯一句,人好歹是个知识分子未必还听不出来你是什么意思,更何况这事还是她在医院的时候说的。”

     “所以那男的家里后来知道这事儿所以才闹离婚?”

     “大概吧,但我觉得两个人没感情才是真的。那男的他妈打电话给宁宁妈,要不她还不至于犯病犯得那么严重,一口气就没接上来。幸亏宁宁回来了,要不还不得活生生给气死了。”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哎,你说,这,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什么事儿?就是你儿子造的孽!”

     “那也不能这么说。要是没感情也走不到那步,人说一个巴掌拍不响。”

     “你现在承认他俩有感情了?”

     “我又没说过他们没有感情,只是,不是,喂,我说老霍,你什么意思?”

     “我没什么意思。我还是那句话,这是人年轻人自己的事情,你就不要瞎操心。清官难断家务事,更何况这些情啊爱的,你还能把是非清白搅和清楚?更何况,简宁她妈就说了,她觉得自己最对不起她女儿就是硬逼着她嫁人结婚,不管以后她跟咱们家孩子成不成得了,她都不想看着自己女儿受气。她自己的女儿被简建国捧在手心里养着的宝贝珠子,结果找个男人还要受婆家的气,她说要是这样,她死都不会瞑目。”

     “我能跟那男的妈一样?我看着像电视剧里演的恶婆婆?我要真有个媳妇,肯定得疼得跟亲闺女一样。”

     “又没说你,你这么急着代入干什么?你之前不是一直不同意么?”

     “那能是一回事嘛?”

     “不是一回事你纠结那么半天,我还不知道你。我给你说,这事你还真是操心早了,你以为这事就真的铁板钉钉了?我看啊,还早得很呢。”

     “什么意思?你说宁宁还不同意?”

     “换你你同意?”

     这下轮到霍别然他妈惆怅了。

     要说人的心思千回百转,说穿了也就是上赶着的买卖不是买卖。等到第二天霍别然他妈再去那院子,心情就有点复杂了,难道我儿子做了这么多事,你还不感动?还不能让你回心转意?那怎么着我也得站在我儿子这边不是?言语之间就有了看媳妇的感觉。

     简宁哪里有心思想这些,霍家对她的好,她都记着,可也仅仅也就是如此了。她妈这几天情况越来越差,除了满口说胡话,连下床的精神也没了。有时候简宁趴在床边听着她妈的呼吸声,像潮汐一样,心里一咯噔,这就是所谓的潮状呼吸?

     更多时候她趴在那,听着听着会觉得灵魂好像抽离了,她会在记忆里勾勒出她的一生,冷静得像一个旁观者。

     十八岁吧,刚刚读完高中的她从上海到了西部这座小城。那是距离那场浩劫结束还差两年,知青下乡,支援三线,大时代的背景下,两个或许永远都不会有交集的人就这样认识了。

     当年她住在一个农户家里,每天跟着公社的人下田插秧挣工分,隔壁的那个男孩长得并不帅,但是每次都会默不作声地帮她做不完的农活做完。渐渐的,她知道了他的身世,无父无母的一个孤儿被寄养在舅舅家,她看见过每次吃饭的时候,他总是端着碗跺到院子里蹲下狼吞虎咽,碗里素得多荤的少。她看见他穿着破了洞的鞋还有常年都打着补丁的衣服,第一次她跟他说,要不我帮你洗衣服吧。她跟他之间从来没有说过“喜欢”或者“爱”,甚至连手都没有牵过。只是等到她可以返回上海的时候,她选择留下来。就是那一天,她跟他说,我不回去了。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就好像一辈子的承诺一样。

     那个男人长得真的不帅,因为营养不良,年轻的时候瘦得跟竹竿一样,除了那一身因为常年做农活给操练出的肌肉。她问他,你那两颗门牙是怎么回事?

     他说,小时候他是见过他爸爸的,他爸爸是当兵的,国民党的,骑着自行车来看过他一次,然后就走了。他追着那辆车跑了好远好远,他以为他是来带他走的,结果不是。他摔了一跤,门牙掉了,一地的血。他只是拣起那两颗门牙又镶了回去。长着长着就成了这样。

     她终于不用下田做农活了,镇上有个小学,她被分到了那里当老师。他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比她还要开心,却只会一个劲的说,“当老师好,当老师好!”

     她知道他没有读过几天书,却从不厌烦地教他识字看书,她给他念三国的那些故事,讲红楼梦,读水浒传,那个时候他听得津津有味,却因为白天做工太过疲倦忍不住就睡了过去,她听着他的打鼾声,哭笑不得。

     后来,他们结婚了。代价是她众叛亲离,她的父母兄弟姐妹都不认她。他总是说这不值得不值得,她什么也没说,就这么安安心心做了他的妻子。她说,我不求你什么,咱们就好好过日子行不行?他什么也没说,却把这些都记在心里,用责任感一步一步撑起生活。

     那个年代,是激荡三十年的开篇刚刚敲下第一个松动的音符,还带着一股些微的颤音。在一个拥有13亿人口的大国里,僵化的计划经济体制日渐瓦解了,一群小人物把中国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试验场,它在众目睽睽之下,以不可逆转的姿态向商业社会转轨。

     不得不说他是幸运的。从一个供销社拉货的小工成了当地最大的商品批发商。他从广州给她带回来当时最时髦的电子表,从上海带回来最好的丝绸,他请了当地最好的裁缝为她量身做衣服,他买回来当地第一台黑白电视机,家里还装上了电话。当地有很多人都还记得简建国,因为他还有个绰号叫滨江首富。而外人不知道的是在这累积财富的过程里,他吃了多少苦,即使包里不缺钱,他在拉货的时候也只会吃五毛钱三个的锅盔而不是下馆子,无论再晚,他都要回家,而不是陪客户在外面花天酒地,他从来没有去过那些声色场所,唯一的一次是带着她去当时最豪华的旋转舞厅,一进去他就晕了,“算了算了闹得头晕。”她又穿上了旗袍,那是上海人生来就有的烙印,他坐在舞池旁边,看着她跳着他一辈子都不会跳的交谊舞,看着她笑颜如花,觉得这样也挺好。他从不给自己置办衣服,常年就是那一身,冬天一件军大衣,夏天一件汗衫,脚上永远是那双纳的黑布鞋。他的袜子总是会有补丁,但是却可以一掷千金给她买貂皮大衣。他是那个时代的产物,是人们口里的暴发户。若干年后,当人们用无比鄙夷的口吻嘲笑人品位低俗的时候也会用这样的字眼。但是,这就是他,有着最朴素的情爱观和家庭责任感。他只会给最爱的人最好的,即使这样的好在今天看来显得粗鄙而又没有档次,就好像他亲自动工修建装修的这栋房子。但在看见他盯着工人打地基的时候,她是幸福,在看见他亲自刷墙壁的时候,她是幸福的,在他抱着她跟女儿说,“这是咱们的家”时,她是幸福的。